手机APP
楼主: 暴力蜗牛

姑妄听之------不信鬼神的人复述鬼故事

[复制链接]
 楼主| 暴力蜗牛 发表于 2013-3-1 15:44:23 | 显示全部楼层
45:上坟9 t. f7 y# I0 E0 o1 }9 q
  我奶奶去世很早。他老人家去世的第二年,我爷爷带着我姑回老家去给奶奶上坟。- i& n7 N* ]3 l0 Y
  那时候是60年代,我们老家那个乡,常年来不了一个外乡人。所以交通也极不方便。路上又遇到点事,到了乡里,已经是晚上8点多了。
! {5 R6 c7 E/ I  我爷爷是急脾气,不顾天晚,找个熟人借了一条船就回村。为什么借船呢?因为陆路回去,要走近3个小时,水路不到一个小时就到了。3 M. I; p* Q7 b; ~6 L( j
  我爷爷撑船是把好手,至少村里没有比他快的。要说就应当平安无事的到家了。可是走了20来分钟,原本晌晴的天,居然下起雨来,而且是瓢泼大雨。没办法,硬着头皮撑吧。我爷爷撑船,我姑在后面给他打伞。原以为支持一会就到了。没想到直到快12点,还是没看见村子。
* @0 a" h# w5 n# `# f1 Q2 j  此时我爷爷几乎精疲力尽。一下子坐在船头,歇一歇。刚坐下,他又忽的蹦起来,破口大骂。边骂边拼了命撑船。我姑吓得都哭了,我爷爷也不管她。这么着闹了一会,俩人几乎同时看见前面远处有一盏红灯。我姑很高兴:到村了。我爷爷只是骂的声音小了点。
! n' C. B  c0 q, r! k$ X! _  又划了近一个小时,才到村子的渡口。说是渡口,其实就是一个稍微平缓的坡地。我爷爷先把我姑推上去,跟着自己迈步上岸,脚下一个趔趄,几乎栽倒水里。幸亏他老人家会功夫,转体俯身——————想象不出来的,可以参考太极拳的蛇身下式——————跟着几乎是一跃上岸。$ B+ c6 F: i; Z" K# M: }
到了我大爷爷家,(就是我爷爷的亲哥哥)大爷也几乎吓了一跳。我爷爷也简单一说。大爷爷叫大奶奶赶快去炒鸡蛋,拿酒。我姑累得不行了,再说那么晚再叫人家生火也不合适,她就说不吃了。我爷爷反倒叫她:“你进屋睡觉去吧。”他们老哥俩喝上了。6 I1 y& a: S7 G2 \8 n
  直到我爷爷去世后,我们回老家上坟,我大奶奶(那时候我大爷爷也去世了)才说起:我爷爷告诉大爷爷,那天晚上他一下坐在船上,就看见有一只灰白的手扒着船帮。上岸那一趔趄,也是被那手拉住了脚踝。好在我爷爷从小生在水边,知道怎么办。咬破中指,回头把血点在那手上才脱了身。到了我大爷爷家,他们几个长辈都看见了我爷爷脚踝上乌青的手印。
$ t4 ?1 A8 b- L& u) M) S0 f% t
, @4 d/ m1 r% N' @, n  其实那天,直到看见那盏红灯之前他们一直在原地转悠。后来我爷爷说起,总说那盏红灯,是我奶奶来保佑他们的。
. W( }& A) F4 c0 `: H  他们转圈的那个地方,其实是乡里都知道的一个险地,白天也少有人去。我爷爷自然也知道,不过他出名的胆子大,为了赶时间也就冒了这么一回险。这还是晚年他喝大了的时候自己说的。当时估计是没好意思提。
 楼主| 暴力蜗牛 发表于 2013-3-1 15:45:25 | 显示全部楼层
46:苏东坡
/ u3 G) e+ _' h1 [( c8 e  这是从书上看来的,我觉得很有意思。
8 t. m7 v% n3 u5 L, ]6 a2 l  苏东坡听说新会有神仙,特以前去拜访。见了面,是一个拿着饭具,蓬头垢面的老村妇。 0 y1 J+ K. y, g% d
  更让东坡居士受不了的是:老妇居然穿着露乳装。东坡大为不悦(不知道要是苍老师,坡仙是什么表情(⊙o⊙))
* F! t+ z* j2 H1 l. K9 x* O+ n/ `  M: c( A
  坡仙想,你敢晃我的眼,我得教育教育你,随口说道:“蓬发星星两乳乌,朝朝担饭去寻夫。”老妇白了他一眼:“是非只为多开口,记得朝廷贬汝无。”说完,一下就不见了。: }2 U% Z  H3 s) ?% h- a) r
  东坡好像和出家人在一块,极少占便宜。
 楼主| 暴力蜗牛 发表于 2013-3-1 15:46:19 | 显示全部楼层
 47:喇嘛
: B4 G5 V, B; A8 X8 u9 O( s* l* T% M! [) z3 Z9 s& _2 ]6 W8 Z
  这个无关于神秘事件。5 F, g5 @+ _: I7 t' d7 U
  我上过几次五台山,要按佛教的话说,就是与之有缘吧。
, {! x. v6 ~& N& P  我几乎每次都是从鸿门岩上山 ,那次也是如此。在北台住了一夜,第二天去西台的路上,遇见一个喇嘛。于是同行。0 C- k  R- ]3 |( N) @) H( L
  喇嘛来自青海,看着有50多岁了,很慈祥的一个人。第一次来五台山。我们路上聊得很好,我就说。西台边上有一个八功德水,咱们绕一脚,我去给你打点。喇嘛很欢喜。
  ]5 C+ a" I; O( X3 h6 r5 b  到了八功德水,我敬他年纪大,就说你在这等着,我下去打水。喇嘛答应了。打水的时候没什么,打完回身,脚下一跐,我正摔到水里。% o' J- ?; s- u6 J
  等我回到大路上,水淋淋的,把喇嘛也吓了一跳。五台山号称清凉山,九月也就不暖和了。我还强撑着,说再走一会上了西台,到法雷寺烤拷衣服吧。; \8 P" [# y2 Q5 E' C; f2 @
0 A" r4 ~5 v. C3 d8 w) Q9 k
  喇嘛和我走到一个山边转弯,一定叫我脱下湿衣服给他穿,我自然不肯。喇嘛说我不是要替你挨冻,变个戏法而已。将信将疑的,我把衣服和他换了。他盘膝坐下,不一会,脱下衣服说:来,咱们再换回来。我接过一看,已经全干了。喇嘛的僧袍,他也如法炮制。我大为佩服,说:“难道刚才施法术变成甩干机了吗。”喇嘛一笑,说他这是密宗的修行,我如果当做气功也可以。
* }3 p0 Z. Q0 W, j2 l) Y
; k( K+ m/ L3 ^" l+ Q  到了西台,喇嘛也没有休息,我就和他分开了
 楼主| 暴力蜗牛 发表于 2013-3-1 15:47:32 | 显示全部楼层
48:借火( ^  }5 s+ K. M
  这是表姐讲的,她舍友的故事。
. d* @  J/ ^. b- |4 x& f  男人和女人谁胆子更大。我的回答是:女人。! t% v) g( M/ c; a- }! G: |
  尤其在谈恋爱的时候,哪恐怖她们往哪溜达。这位舍友姐姐也不例外。4 q/ v" u+ Q) Y/ \7 t* ^
0 S3 R( L& S! L8 r& W& `
  他们大学在市郊,外面有一座小林子。舍友和男朋友经常去那溜达。有一次他们正溜得好,远处走来一个男人。中等身材,低着头。走到他们面前,对她男朋友说:“兄弟,借个火。”她男朋友随口回答:“对不起,我不抽烟。”那个男人一笑,拍了他男朋友一下就走过去。
0 ?( i( R; U' E$ z1 C3 n7 W5 v  第二天,她男朋友暴卒。
0 T2 J. a: j8 l% T: h% P  学校里都传,那个男人借的是:人活命必须的阳火。
 楼主| 暴力蜗牛 发表于 2013-3-1 15:48:36 | 显示全部楼层
 49:吊死鬼! G" o' `, k. Q, K% N8 `
  这是老爷子讲的。他也是听他堂兄复述的。$ T+ A5 a6 }( U
  那时候山东人民正在遭受灾难,什么灾难呢?张宗昌督鲁。这人是个大军阀,无恶不作,人称狗肉将军。他有三不知,其中一不知,就是不知道姨太太有多少。督办如此,手下兵丁的纪律好得了吗。
# x* R: j( t* o) ]  老爷子的表兄的一个朋友,当时给城郊结合部的一个大户人家看宅子(其家的人都不在本地,雇一个人看着房子,是为看宅子)。那天傍晚,忽然跑进家个妇女。把他吓了一跳,妇女向他求救,说有兵追她。这事太多了。朋友把这个妇女安顿在柴房。柴房柴草几乎堆到房顶,朋友以为很安全了。
9 D- s  J) A# p& _- A* Y0 E, {  刚安顿好,兵们就到了。骂骂咧咧的叫他交出妇女。他说没人来啊。兵们不信,到处搜。朋友上前阻止,被兵们几下打倒在地,跟着给绑上了。兵们搜来搜去搜到柴房,朋友心说坏了。不料兵们进去转了一圈出来,骂着踹了他几脚,扬长而去。他慢慢磨开绳子,进去一看,原来妇女听见他被绑上,自知不免。在柴房上了吊。- \3 O" H/ Q( Q. ?# C) B
  朋友挺过意不去买了领破席,叫了几个穷哥们,把妇女葬在乱葬岗了。; b8 \5 p; l: c0 K) d2 o- l  `
+ E8 F8 R' i$ ~6 v! F" s+ Z/ `5 U) e
  过了几个月,当地闹起了瘟疫。死了不少人。朋友给人看着房子走不了,原以为就是等死了。没想到自己一直身体倍棒,吃嘛嘛香。
! `3 X: d% S1 q( R  瘟疫过去,就是前面说的,老爷子会治鬼的那个伯父进城,顺便住在他这,一进屋就说有鬼气。朋友不信说大伯,我这绝对没有鬼。你看死了多少人,就我平安,有鬼不先把我带走了。伯父说嗯,有点奇怪。/ c2 `4 S+ Y; }( N8 m+ w$ K
  晚上伯父布了个阵,俩人看着。一会门外飘来个东西,正要进门。不知道哪又飘出来一个。后来这个对门外那个说:这是我要找的替身。那个就飘走了。伯父跳出来催动阵法,后来那个东西一下子被困住了。他老人家正要下手,朋友给拦住了:是那个上吊的妇女。吊死鬼赶紧说:自己横死,投不了胎,只能在宅子里游荡。瘟疫起来,好多鬼要来找替身,她为了报恩,就告诉那些鬼魂,朋友是自己看上的替身。新鬼不敢和她争,朋友也才平安无事。5 A: K. \, _: x1 m
% B+ Z. R- V: {* E
  伯父认为她知恩图报,给她算了个时辰方位,告诉她那个时候可以去抢着投胎,来生做个小贵人呢。吊死鬼大喜,行个礼去了。
 楼主| 暴力蜗牛 发表于 2013-3-1 15:50:19 | 显示全部楼层
50:李大王; A/ |" O% S0 c6 q: `
  这是我爷爷的事。, J) }: G  G& H: G! c  l7 }
  因为家里房子少,所以我大爷爷刚成亲,我爷爷就进城学徒了。
) y2 Q' c/ D9 h0 Q  过年回家,发现家里多了点东西。什么呢?一个神龛。我大爷爷很高兴的告诉他:你嫂子顶上神了,李大王在咱家呢。
1 X4 t4 Z% \+ c: a+ I8 L6 m  我爷爷到后面一看,果然大缸里一条金色鲤鱼。4 B( `. _$ `9 i. V0 G& C

8 t2 `7 l9 g/ d$ i  吃饭的时候说,我大奶奶过门没几天就梦见李大王要来。一开始家里也没当事,可是一天下河,多少人都看见,这金色鲤鱼就在大爷爷的船头泭着,不即不离。大爷爷壮着胆子喊了声:李大王。鲤鱼一下跃出水面。呵,这下同去打鱼的都跪下了,大爷爷毕恭毕敬的把大王请回了家。+ H/ Y2 A, g8 y! G: e7 ^
  一开始村子里也有不信邪的说闲话,比如X,转天上树掏鸟蛋,把腿摔折了;再比如X也是不信,他小子发了癔症,还是来求李大王给治好的。。。。。。& Q" V  }* y. v* ]( z
我爷爷听了,倒也没觉得什么,那就供着吧。嚯,第二天一看,有李大王家里是热闹,白天村民们络绎不绝,来问事的,求事的,还有来听李大王“讲道”的。我爷爷也迷信,可是他很保守,就觉着一个小媳妇成天这么着,不像话。大爷爷不高兴了:我的老婆,我还没说话,哪有你个当兄弟讲论的分。兄弟俩话不投机,一来二去,这争论让我太爷爷知道了,他老人家大骂了我爷爷一顿。我爷爷一生气,年也不过了,一跺脚回了城。
/ q. Y, l! ^" F& q" G" F$ V- p/ D4 k' n$ V
  赶到五月节,我爷爷又回家。这次是白天到的。一进家门以为走错了,香烟缭绕,人来人往跟进了庙一样。他就一肚子火。赶到回屋一看,更急了:我太爷爷太奶奶搬到西屋去了,正房放的大水缸。他拔步出来,找我大爷爷去,俩人差点没打起来。我爷爷说他不孝,大爷爷说爹娘住西屋,我晚上就在门楼底下,我没抢爹娘的屋子啊。神仙要住你有什么办法。这时候我太爷爷回来,一听我爷爷说的这话,上去两句把他骂走了。; Z. y2 T) D; u4 \
7 a: w) L( a/ z- c* G, k" a" y# C
  晚上我爷爷跟大爷爷在门楼底下忍着,越想越气。最后实在受不了了,起来摸进正房,把李大王提出来,做了个红烧鲤鱼。太爷爷睡着觉,听见外面有响动,赶到他爬起来一看,李大王就剩个尾巴。太爷爷过去给我爷爷俩嘴巴。哆嗦着就蹲在地上了。这时候全家都起了,这个闹。尤其是我大奶奶。
# Y& L- b( z' ?% n( i* [, r# w2 I  第二天全村都知道了,村民看我爷爷的眼神都不对。我爷爷发了狠,驾船出去,俩天的功夫又捉了条金色鲤鱼,红烧了,拿到村子的场院上,一口酒一口鱼,吃了个不亦乐乎。
7 J; i; W. ^+ A2 Z  这么一来,1:我太爷爷也放下点心:看来神鬼怕恶人:2:村子里的流言压下去了。3:我爷爷的威信空前提高。
 楼主| 暴力蜗牛 发表于 2013-3-1 15:51:25 | 显示全部楼层
51:香
" }8 i3 J1 U: l4 W' g3 c  这是我表姐讲的。她的工作是小学教师。她的一个同事甲,中等姿色,很喜欢旅游。这一年放假,又去东南亚某个小国旅游了。: a1 ?8 c$ x0 @& D! T' t
  她从那里带回来一瓶膏油。用了之后,几乎所有接近她的男士都疯狂的喜欢她。甲不是随便的人,但是从回来开始,几乎每星期她都会换一个男朋友。她自己也真心的苦恼,但是控制不了自己。
- n; ]/ E( [$ C- G3 w& V' X) \* l- `% ]1 z& L
  将近半年以后,膏油用完了,她的生活也平静了。于是她趁着寒假又去了那个国家,想要继续购买这种膏油。没想到,在那她听到一个几乎让她崩溃的消息:膏油使用孕妇的尸体熬制的。已经被警方取缔了。# G+ s) E6 P7 m( i3 _8 ^* y
  类似的事情,我在电影上好像也看到过。这次表姐所讲,我相信是真事。恐怕那个国家真的有这样的膏油。这在科学上也解释的通:女性分泌的某种激素,的确可以令男性兴奋。
 楼主| 暴力蜗牛 发表于 2013-3-1 15:52:38 | 显示全部楼层
52:地藏菩萨5 f8 Y4 l  ^! ]4 b: B
  这是宿舍老四讲的,他一个远房亲戚的故事。
* ^* H7 ^+ X7 R8 A7 x9 `" \8 D$ F8 y9 F: t8 p. H6 R- a+ O2 H/ V
  这是一对老夫妻,为人很好,极其耿直。但是天有不测风云,他们的独生子生病去世了。他们伤心之余,去镇外的庙里,请了一尊瓷质的地藏菩萨。: t! y& Z  L1 a8 H* ^
  从那以后,他们每天工作之余,就是念诵地藏经,如是将近20年,文化大革命爆发了。: X& o# V) H( y) k6 i
  老夫妻因为耿直,就有人想整他们。但是无论是家庭成分还是平时的言行,都挑不出错来。造反派们只好攻击他们搞封建迷信活动。好在文化大革命一开始,他们就把地藏菩萨藏了起来,造反派把他们一顿批斗之后,看家里没有地藏像,也就离去了。+ I4 m) p. T1 ?
  但是一个邻居,因为和老夫妻不和,去向造反派拿报告:不是没有地藏像,而是他们藏起来了。造反派头子看天晚了,就叫邻居回去警告他们,明天必须交出来,不然问题就严重了。
* i8 C0 B4 T. s/ G  邻居耀武扬威的回去一通知,老夫妻又气又怕。藏起来吧,普通人家的屋子能有多大,必然被搜出;交出去吧,这已经成了老夫妻的精神支柱。最后决定,不要家里这些东西了,跑吧。其实他们也知道当时全国的情况下,跑是跑不掉的,只是不甘心,要拼命侥幸一试。
) L8 r; o4 c& S' ^, h$ @$ f8 K
# u. F3 G: {# S# {' d  老夫妻取出地藏菩萨。供在桌子上,准备磕一个头就收拾起来走人。没想到一个头磕下去,地藏菩萨自己掉到了地上,摔得粉碎。老夫妻面面相觑,供在桌子中央怎么会掉下来。这时听到屋外有人轻声叹息:“我不入地狱,谁入地狱。”
: i2 @0 s" {5 l4 Y  老夫妻一起跑出去。原来就是镇外庙里的和尚,早被勒令还俗了。今天不知道又被带到哪里去批斗,放回来走到此地,他自己也不知道怎么想起这么一句。老夫妻叫他进屋,把事情和他一说,和尚说善哉善哉,既然菩萨自舍法身,两位施主就不要拂逆菩萨的意思了。' L4 r, `- T; y& C) @5 O  }  J
  第二天老夫妻把菩萨的残片交给造反派。造反派也无可奈何,事情就这么不了了之了。: T$ G* P; k: F* m0 ~8 _) |/ s4 r
  改革开放以后,和尚又出了家。这对老夫妻也又请了一尊地藏菩萨。
 楼主| 暴力蜗牛 发表于 2013-3-1 15:53:51 | 显示全部楼层
 53:诗人) n" k" E6 K9 B
  诗人是我的高中同学,我俩是莫逆之交。& |( v1 ~4 N0 r; N" e" J3 m
  从外表上,没人看得出来他是个诗人(诗人,是他的外号,他另有本职工作,也是搞文字的,不过他的确常常写诗)这并不是说他长得豹头环眼,而是此人极其严肃。性格也是如此,刚毅木讷近乎仁,所以他虽然外号叫诗人,自己也很欣赏这个外号,但是我们还是叫他的小名吧:木头。) D' x  I9 j1 q/ a3 i
; D% G2 S% m3 o& A6 U' u
  木头这个名字和适合他。高中的时候,我俩同位。他和我班一个女生互有好感。但是每次女孩给木头暗示,都被他搞砸了。木头很愤怒:她有事怎么不明说呢。
4 c4 X! U+ ^5 `5 c  大学。木头和这女孩上的都是名校,但是不在一个城市。女孩去找他,向木头表白心迹了。木头大乐:“你等我十年。”木头的本意是想说自已一定会事业有成,一定要让女孩幸福,但是他说话这个风格害苦了他。' x- N% Z/ _( n! P$ K1 m
  那女孩条件很不错,不是没人追。木头可是很放心,每年只在假期同学聚会的时候见她一面。女孩去他家找他,木头有时候忙学习(他是要考研的)也是下楼聊几句就先回家了。赶到上了研究生,女孩去找木头摊牌。木头此时也不是认为只要学习好,就可以横行社会的毛头小伙子了。于是他郑重的告诉女孩:6年以后再说吧。他要慎重一点:感情还记着十年之约呢。
9 _# V$ }0 N$ t% G7 P  r. {8 ^
8 c9 ^7 W( K1 N# k3 {  `  他耗得起,女孩耗不起,作为交换生,人家去了国外。两年以后结婚了。结婚那天,只在MSN上给木头留了3个字:我去了。
' g* D( I0 N8 E: g# f; r  木头得知消息百感交集。特意跑回来和我喝酒,木头第一次酩酊大醉,痛哭流涕。说什么呢?现在再劝他,好像不是朋友的做法,陪着喝酒吧。  x# F# ^6 w7 Q0 K. k7 J% Y. T. _
  喝场酒,宣泄一下,木头好了一点。但是别说心理,情绪上还是都转不过来。人啊,在失意的时候,最容易接触宗教。木头,那么坚定的无神论者,回到工作的城市居然也去了道观几次。
  o- k' ^$ v: \4 j7 @  半个月以后,木头忽然又回来了(我大学就是在家所在的城市上的,所以这算我的主场)。同时我接到消息,那个女孩也要回来。我很吃惊。因为我和那个女孩关系也不错,我刚在网上联系完她。她说刚刚结婚,那边工作又还没有稳定,双方的父母也都在那个国家。所以没有回来的打算。; q6 A5 D/ w" \4 y& Z( G9 _; U
  不必说,木头和那个女孩见了一面。当然,这次是木头主动地。俩人出去了一个上午。中午木头来找我喝酒了。从那以后,俩人再没联系。我知道这怪木头。因为我和他俩都有联系。木头认为如果再联系,他就会破坏女孩的家庭幸福,根据我的观察,这种可能性很大。所以我支持木头的决定。
 楼主| 暴力蜗牛 发表于 2013-3-1 15:54:30 | 显示全部楼层
木头后来说,他去道观,曾经遇到一个挂单的道士。道士看他那样颓唐,给他算了一卦,说他们有缘无分。同时给了木头一道符,说用了之后,10日之内必可以见到女孩。/ B. f9 T/ f' J
  那么女孩回来,这种可能性为0。0001%的事情,难道真的是那道符的力量。
7 q7 f- o; V6 f( F  关于那女孩,木头以后绝口不提,只在今年过年喝醉的时候,在我一再逼诱下,木头看着手里的酒杯:“ 人到情多情转薄,而今真个不多情。”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加入我们

本版积分规则

bottom

小黑屋|手机版|Archiver|大发精英论坛  

GMT+8, 2019-10-22 12:43 AM , Processed in 0.551698 second(s), 20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