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APP
查看: 29537|回复: 419

姑妄听之------不信鬼神的人复述鬼故事

[复制链接]
暴力蜗牛 发表于 2013-3-1 10:09:03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 我的文笔不好,又搭上想到哪写到哪。大家凑合看。9 N  {7 R- H8 Y7 a6 W5 k7 s$ b8 }
  我是不信神鬼的。所以来莲蓬发帖。因为我想真正虔信上帝的人不会拿上帝编故事,那么,讲鬼故事的人,最好也是不信鬼的。:-D9 l& z/ l" g& h! _$ I3 }
  虽说我是不信鬼神的,但是这些故事却没有我编造的,一部分是我亲身经历的比较新奇的事------有的我可以给个解释,有的不能,但是我还是固执的不信鬼神作怪-----;另一部分,是我从别人那里听来的。他们都保证是真事。所以坡仙有云;姑妄言之。
 楼主| 暴力蜗牛 发表于 2013-3-1 10:11:32 | 显示全部楼层
 1:军大衣
6 y+ l" M$ K6 M9 o+ O6 m! Z: f
4 {9 y/ y; u' i- x  这个故事的主人公是一位老爷子。现在已经去世了。他的针灸非常棒。既信奉佛家也信奉道家------这点比较奇怪。我从他这听到的故事不少。
) h9 y, }3 C& h- X  话说这位老爷子,心非常善良。他给人治病,完全免费,有的时候还会用退休金替人买药。碰到乞丐就更不必说了。我曾经和他说过现在有职业乞丐,他的意见是宁可被骗10次,不能放过一次行善的机会。再就是有点保我初心的意思。
8 M: l$ C' ]# E1 y  大概在07年冬天,有一次我去他家。他告诉我在街上遛弯的时候看见一个乞丐。四十多岁,男性。穿一件破军大衣。自称出门在外,钱包丢了,求人帮个忙。当然了,几乎没人给钱。老爷子上去问他家乡何处?大概要多少钱路费?最后,给了他80多块。钱不多,将将够此人回家了。# x4 ?" j& |1 G5 c
  老爷子叙述完,我马上反应过来。这是一种惯用的乞讨伎俩。不过我没和老爷子说。本来嘛,他做好事但求心安,我何必煞风景呢。
4 Q" ?% j+ o3 s) Z5 d  过了大概一个月,我又去 老爷子那里。他见到我就说,我告诉你件怪事。我当然洗耳恭听。老爷子当时年近九十,但是一个人住,儿女们只过几天去看看。他住的是平房,内外两间,床就是大学里常见上下铺,他在上铺放东西,下铺自己睡。屋子还是烧炉子的。炉子在外间。那天晚上老爷子睡下。总觉得不踏实。到了后半夜,他听见外间有响动,几次去看。都没什么。老人家嘛,冬天的晚上更不愿动。后来再听见声音,他就自认是老鼠。反正也没什么值钱的怕偷,不起来了。
' _2 P, E0 U; S, ?- B' \$ i
! S. z6 j) V6 q& j' ~, R# ~  他正迷迷糊糊的时候,外间又传来声音了。这次可不是一般的响动,是人咳嗽的声音,这不能不起了。他出了里间一看,炉子旁隐隐约约蹲着一个人。身材臃肿得很。老爷子胆子大,叫了一声:你是干什么的。那人没回音。老爷子摸索着走过去,近了几步,发现那人不是臃肿,是穿着一件军大衣。
, `0 _. o6 b+ t! t) N5 I  等老爷子走到炉子边上了,什么都没有。你想,纵然他胆子大,还能睡着吗?老爷子就坐在外间等天亮。不一会,里屋一声巨响,他进去一看,原来是上铺塌了下来。万幸人不在床上。3 w; j- M1 r& L
  事情讲完了。老爷子长叹一声:‘唉,那个人啊。怕是完了。这还回来救我’* a8 w: Z  _9 [' \+ ?2 g2 P
  当天晚上,老爷子给那个穿军大衣的陌生人烧了一包元宝(我们这里用黄纸叠成元宝状的纸钱)
 楼主| 暴力蜗牛 发表于 2013-3-1 10:12:28 | 显示全部楼层
2;鬼打墙
  F& D0 d# D% F7 V0 C  这个题目已经写烂了。不过因为是我亲身经历,所以也写上。
% A3 F: s! Z8 V% Q( h  我算是半个驴友。为什么说半个呢,因为我有那个体能,没那个装备~(@^_^@)~。& S8 F' w! l* ~, H, d8 g5 m
  10年的时候我去张家口,在独石口爬个野山。其实山下不远不但有田地,还有村子。只不过是没开发而已。; i6 ^, x: k2 e  i6 k$ N
  秋天,下午2点多。山不高。我原打算上去转一趟,下来赶到公路上坐去赤城或者沽源的汽车。但是点背啊在野长城耽误的时间太多了,又扭了一下脚,虽然不重,但是也折腾到快七点了。我只好退后求其次,想今晚赶到独石口去。0 J9 l9 _. j3 f  l: P* `8 A% {

  O2 W" N" n5 t- i9 F' @' u1 j. Y) K  然后就是很俗的套路了,我居然在山上转开了。原本不到一个小时的路程。走到晚上九点,离我出发的地点还不到200米。& c( B  E! c" N8 }6 P. |
  既然迷路了,就不要在晚上瞎撞。我把带的衣服都穿上,管他什么路不路的,且梦周公。我说实话,当夜做了不少噩梦。不过现在都不记得了。印象最深的,就是看见阳光的那一刻。立刻觉得所有恐惧一扫而光。  _: i4 b' d& ^& ^/ x
  俗话说远怕水近怕鬼。经过这次,我的经验是鬼离近了也没什么啊,顶多让你享受一夜山风------如果有鬼的话
 楼主| 暴力蜗牛 发表于 2013-3-1 10:13:25 | 显示全部楼层
3:预兆+ [8 L- W6 j( F
( ]- u4 [5 J7 D7 [' P! \9 _
  这个故事是老爷子讲的。从他的人品说,我相信是真的。从其他方面说,我真不大信。孰真孰假。大家判断吧。) h- a/ m. |2 S, a8 v7 ~
  老爷子生于1920年。7岁的时候和父母从山东传关东到了辽宁。这个事就发生在他十岁的时候。6 c. o4 r8 `  n; z7 D
  为什么他这么肯定那个时间呢?因为“案发当日”他正在过十岁的生日。* G  t+ q* U' B6 i
  穷人家的孩子,上半天念书,下半天干活,难得有玩的时间。那天因为是生日,老爷子难得下半天放假。他家住在大连郊外,附近有一个土丘,他和伙伴们正商量去土丘玩,远处来了一个男孩。$ y' r8 `, @! i- V1 K1 O  d9 r
  那孩子也是十岁上下。奇怪的是一身大红,不过最奇怪的,是他很有节奏。每走几步,必然转头向西,叫:长人来,长人来。没有表情。8 z( j# L7 e! f2 M2 V
  老爷子说最可怕的是他的声音。不像喊,不像哭。可是听着就那么渗人。(70多年过去了,老爷子说的时候的表情还是很恐惧,我极少见他这个表情)他说后来长大看书,书上写伥鬼叫人,有出声无入声。恐怕就是这个声调。
9 p/ c2 L1 k$ _. M! ?7 r
: U6 `" n2 T$ Y2 U2 R' I  话说这些孩子都吓得不轻。可是红衣男孩由远及近,再由近及远的经过他们。他们谁都没动(我当时想,那是吓的)及至红衣男孩叫着走了,他们一窝蜂的跑回家。谁也不敢出来。
: g% [) X  U" ]' M5 c9 }  奇怪的是,村子里的大人们都说没看到也没听到什么。
+ R: v) d7 K, b- c0 s( _- k  当天晚上,他们听见远处,好像就是那个小山包上,一声一声的:长人来,长人来。直到鸡鸣。老爷子说,他第二天和伙伴们吓白了脸聊这个的时候才知道,那天晚上村子的孩子都没敢睡觉。而且不会说话的婴儿,都哭了一夜。奇怪的是孩子们这么闹。大人们都说什么感觉也没有。而且那一夜,就连村子里的狗都没有叫一声。
0 ^: Q3 A% e3 L& p# o" i# b  老爷子几天后去私塾,附近几个村子的孩子,也和他们有同样的经历。, f* T* |' d6 Y
  老爷子说,后来他想,这是叫兵呢。上天知道小日本要入侵中国,所以有向西叫兵的预兆。4 a+ x2 m' \% {8 H9 g; p7 ^1 e( R- i

( V( ^5 W6 i# \  我想。童年时候的恐惧才是真的恐惧
 楼主| 暴力蜗牛 发表于 2013-3-1 10:15:40 | 显示全部楼层
4;风水
0 S( D/ R$ P. u6 l7 q7 H0 F  这故事还是老爷子的。不过我也亲身经历了一点。
, ?+ R+ S+ b" ~' I/ S8 e& b& S  我说过,这老爷子既信佛也信道。风水应该就是道家的吧。7 k$ P. M5 U1 Z* Y7 k$ y- J4 n0 z
  他有时候会帮人看风水,纯属于朋友帮忙性质的。但是他只看阳宅,不看阴宅。' ~6 |: p7 E  m6 a; Y$ D& q

; [* V& {2 n- m( a9 y  下面是老爷子的叙述,加上我一点描写。
& S! |/ ^' d; @8 g, h* B  大概在09年。有一个人,我们叫他甲,托老爷子的女儿牵线,请老爷子去看风水。老爷子在他家看了一回。告诉甲,你家风水好极了,东西摆设也肯定是请人看过的,很不错。赶紧找房搬家吧。
4 }# H) n- C. a! _8 ~: T  把甲说糊涂了。
+ z0 E: `9 O1 V) `$ n4 ~  甲只好说你老人家给看看,还有什么改动没有。老爷子就说了一个字;笑。
3 z# N+ u4 N' @) x. I' n甲的脸色立时变了。说我没干过坏事啊。你老人家给想想办法。老爷子叹口气说我只能保你一年,你趁这功夫赶紧搬家。0 f8 ?, M7 u; Y* K) E/ _" D
  甲答应下来。老爷子告诉他;举头三尺有神明。搬家只是权宜之计,你要不改,谁也没办法。
4 O/ Y+ a7 k8 F, r4 W8 ]1 i
/ Z, ~* t4 v8 G7 e! |  老爷子于是做法了。怎么做的。我不在现场不知道。总之最后的结果。是老爷子拿回家一个小香囊。" V! e( G2 C" y# [# k# H7 b/ N+ }
  后面我就该出场了。一天我去老爷子家,老爷子把上面的事跟我说了一遍。然后说你帮个忙吧。我说:什么啊。老爷子拿出香囊说;你晚上子时(11点到1点)找个僻静的路口,把它烧了吧。我说这是小事,不过您的告诉我为什么啊。
8 K& c3 \) c$ q0 h6 D4 o  老爷子大意说,甲做生意大不规矩。家里风水有这么好,德不配位,妖孽滋生。甲这些天睡觉,梦里不是听见哭声,就必然听见笑声。这香囊里是xxx。其实与人无害。不过甲既然信这个,叫他晚上去烧,只怕时衰鬼弄人。5 t5 f  B7 F! O# i* {) ]/ j6 n
  于是我就得到了一个玩火的机会。
) z9 ^- s4 ?, _5 L  不过甲也是该着。他都找好房子了,时间一长,再加上那一段有点忙,没有搬家。10年他出了车祸。还好只是骨折。 出院之后,立刻搬家。
$ I& l+ w  d& k5 a4 C0 r  不过老爷子和我说。他做生意还是不规矩。只不过新家的风水没有那么好,所以看起来没什么事了。其实一报还一报,钱财悖出悖入。甲不过是为他人作嫁衣裳罢了。
 楼主| 暴力蜗牛 发表于 2013-3-1 10:16:24 | 显示全部楼层
5;儿子
4 c4 a6 h- U' K# I/ f# m  这是我去一个哥们家喝酒,他老爸讲的。' I+ m+ n7 C) b- K7 |+ n
  故事的主人公是我哥们老爸的表舅母。
6 u1 H4 \1 K& K3 i  F$ A  要说这位大娘真的很伟大,离婚以后,一个人含辛茹苦十几年带大儿子。在农村这是很不容易的事情。
3 s: m4 S* x4 C4 j  不幸得很,他儿子17,8的时候,去村头的河里洗澡,淹死了。  n. p) Z; q! _9 m) ~

* v7 A( m4 @2 `: ^# z7 c# X! e+ _! L  大家可以想象这个大娘的心情吧。天天以泪洗面。不但地里的活不做了,就是自己吃饭,有时候都会忘记。好在她为人好。农村人情又厚。邻居们做熟了饭,就给她端一碗过来。
, A- O  Z9 z& ]) k! d: R  虽说大家都这么安慰她,这大娘心里总是过不去那道坎。天天一个人念叨着:“儿啊,回来吧。儿啊,回来吧。”开头几天是在家念叨,后来没事就跑到大堤上去念叨。
! u8 B5 o" U' W& l) U4 V0 K! {  有一天中午,她又在大堤上念叨了半天。回到家,进了院,看见屋里影影焯焯好像有人。她很奇怪。农村中午,大家都在门口边吃边聊,她门口附近也有几个人呢,要是有人进来了不会不告诉她。( H- }) z6 w+ `7 g- M
  不过这大娘也没多想,举步就进了屋。进屋看看,一个人都没有。她叹口气坐在床上,又念叨了一句:“儿啊,回来吧”,再一抬头,床下跪着个人。披头散发,浑身水淋淋,低着头。但是大娘一看身形就知道是自己儿子。她顾不得害怕,高兴地叫了一声:“儿啊,你可回来了。”那人猛一抬头,撩开头发叫到:“你看看我是你儿子吗”: ^" [$ X$ H. L# q7 _! Q

2 L) _1 [; @- R& |3 r1 {  这大娘吓得大叫一声,直跑出去。邻居们不知道怎回事。有女人去扶大娘,不少男人们直奔进院------怕她遭了贼。+ a6 A$ ]8 X/ A/ Q4 w
  后来据几个男人说,他们进院以后,好像看见屋里跪着个人。但是进屋找了半天,什么也没有。大娘以后,再也不敢去喊儿子了。3 f. A: Z5 O: c, ^) u" W9 f
  至于大娘看见的脸是什么?没人知道。
 楼主| 暴力蜗牛 发表于 2013-3-1 10:17:45 | 显示全部楼层
 6:敲门鬼
+ d! k1 p. Y9 U, j( w  这故事是我去五台山,一位游方僧人给我讲的。很好玩的故事。  h/ d. q! `8 N0 J
  我见这老和尚时,他已经60上下了。故事发生在20年前,那时候,他刚刚出家。
, K" Z4 ^+ T  j  这位僧人出家,不是因为走投无路,而是真心的信仰佛教。所以一出家,就勇猛精进。怎么勇猛精进呢,他要去闭关。+ d3 u* G9 S# x9 g; G0 |7 k0 n* U
  简言之,就是在一段时间内,找一个地方少见人乃至不见人去修行。( ]1 q8 T( G+ t- I: U% h
  一般闭关的,都是有了一定修为的。像他这样刚出家就闭关的,比较少见。不过他不在乎。在一座名山的后山,找了一个石洞。安置点必要生活用品,石洞前放了块木板当门。就开始闭关了。
  @1 T# s) w& }
8 s5 F# Z" ~  D9 E6 A  头两天还行,后面杂念就开始纷至沓来。他应付的办法,就是打坐。于是他把一个月的口粮分配成3个月的,以减少自己下山的时间,让自己少受诱惑。口粮不够的部分呢,他在山上拣点果子放在洞里,就当补充了给养。
- \5 d/ v6 L8 X  {5 X  过了几天,他晚上打坐的时候,就觉得门外有人。后来逐步发展到有指甲轻轻在门上划过的声音。要说不害怕,那是假的。开始他安慰自己,魔由心生。这不过是静极魔生。但是不打坐的时候也有这个声音,让他骗不了自己。唯一的一点安慰是,每当他心不散乱的时候,那个声音就会消失。
2 M4 M3 O) H& _, i  不过前面说过,他刚刚出家啊。哪有这么深的功夫。后来直弄得他坐不下去了,每天晚上,就是一个怕字。下山,又违背了自己的誓言。他不能打坐了,那个声音就越来越放恣。指甲划过的声音,变成了挠门的声音,后来又变成了撞门的声音,以至于最后,居然有一种压着嗓子憋着气嚎叫的声音。
6 b& z5 a( Q6 h/ Z. Y  终于有一天,和尚忽然发现,自己蒲团前盘旋着一股风。慢慢向他靠近,和尚到这个地步,反倒静下心来。很平静的看着旋风,旋风也对得起他,很淡定的从他身边过去,在他放果子的地方盘旋了半天。
1 G" B3 ?( S. V" `/ q  旋风消失以后。和尚没来得及害怕,一心体味刚才那种平静的心情。然后坐下来。用他自己的话说:“我入了禅定了。”从那以后,旋风再也没来过,门外也没有怪声了。和尚开始真正的勇猛精进。据他说他已经可以参悟一些因果。我问他可曾参悟出旋风,或者敲门鬼什么?和尚合十一笑:“他是个酒鬼啊.”别说,当时从和尚的笑容里,可以看到一片大自在。
 楼主| 暴力蜗牛 发表于 2013-3-1 10:18:52 | 显示全部楼层
  7;报应?
/ r0 I4 {  E6 t( Z: v9 ?  这是我表舅给我讲的。
3 Y; z1 M; g2 C, C9 R$ Q; [5 K0 y  “现在农村人口越来越少了,尤其是青壮年。所以村子里也常出怪事”
1 e- t' D+ u2 |4 K$ J$ V, M1 |/ t  ------我表舅
  e0 L' K2 W! W& ]1 m8 q, ~
4 {# g! J% w1 p7 S  “村北头的x,你还记得吧。去年死了。该死啊。他家里人都躲着他,村里人都说,陪着他死的,还就是他那头老驴。驴都比他强。
+ R# _! \) W" v" v7 n  x文革的时候,可是一把好手。没有比他更红的了。(这个红,是又红又专那个红)他整的老甲家透不过气。不但整大人,连孩子都整。现在,甲家2个小子都有出息。前年回来,都开着小车。请村上的人去镇上喝酒。x也腆着脸去了。去了,就让人家损的够呛。喝了几口空心酒,自己驾着驴车回来。回来就不知道怎么在路上掉下车,摔得都不能动了。数九寒天,晚上道上人又少,他那个岁数冻上俩小时,就回去了。亏的那头老驴,居然自己跑到卫生所去了。x是捡了一条命啊。
5 p# Z4 @6 t; }# G9 w9 b  O/ [2 D5 d6 |9 Q' }
  去年,老驴伤了。连x儿子都劝他。治不好再说。x看老驴岁数太大。非要吃驴肉。你吃也行,给它个痛快。他不知道从哪本缺德书上看来得,说有钱人吃生剐驴肉。你也得有那手艺。他把老驴绑上,上去就下来几块肉。老驴叫的都岔声了。最后怎么样,驴肉吃了那么一小块。到弄了半院子的血。
( v1 [, M" l$ h/ {8 F! D0 i9 I  没几天x就病了。本来他人缘就不行。现在天天像个贼似地,出来进去的躲着人,脸色青得像叶子。更没人搭理了。一来二去,不上一个月,也下去了。
; [: h+ N+ k( Q! J2 d他家住在紧北头,就南边挨着乙家。x死前两天,正赶上乙的儿子带着孙子回来住。小孩子第二天说。到了后半晌,x家一声接着一声的驴叫。村里人这才知道,x是让老驴带下去了。这叫啥?报应!”
 楼主| 暴力蜗牛 发表于 2013-3-1 10:21:47 | 显示全部楼层
8:小熊' z5 q9 B7 {, J7 G2 y% V  C; H
  这是我表妹说的,她是听她同学说的。女孩子的故事,不恐怖。# E8 o, I' x6 N! I9 A" k, z
  她同学高中上的寄宿中学,有一个舍友甲。这姑娘对神秘事件感兴趣。
% O" [5 D: d2 M0 B; E/ R! A5 \8 q4 \7 N& I3 I8 Z, Q/ J
  女孩子可能都是这样。这一次,甲带动了多半个宿舍的人玩笔仙。笔仙大家都知道。这几个女孩子玩了一会,看上去没什么效果,也就心懒了。甲忽发奇想,抱过来自己的玩偶小熊,让它也参加游戏。不知道她们是怎么折腾的,反正最后的结果就是小熊在纸上划出一道两端向上的弧线。* s& y% N5 s) l) Y4 N1 H5 F
  晚上甲一如既往抱着小熊入睡。第二天醒来,舍友们都惊异于她的脸色---就好像熬了一夜似的。后来几天,甲的精神一天不如一天。据甲事后说,自从玩过笔仙,她总感觉到有一双眼睛盯着她。每天晚上睡觉,其实她都睡不着,但是自己一下也动不了,直到天明。
/ u1 S6 Z8 Z9 U& c  后来呢?不过几天甲就被家里人接走。据和她住的相近同学说,她家里给她请人做法,才把附在小熊身上的小鬼送走。甲留了一年级,现在也快大学毕业了。
 楼主| 暴力蜗牛 发表于 2013-3-1 10:22:40 | 显示全部楼层
 9:椅子
" {: l* b3 r- Y' M' R7 t# P- d9 j/ I- X
  这是老爷子的故事
6 _" E9 _5 s0 R' j. i7 }( a9 y, C  故事发生在大约30年前。老爷子一直强调那时候他还年轻呢⊙﹏⊙b汗
' W+ Q5 }$ R- B: I% ~7 O  当时他已经退休了,在市区北部郊区的一个工厂补差。有一天出去办事,回来走差了道。赶到回到正路上,已经多走了2个多小时,60多岁的人,怎么能不累。这时候他发现路边放着把椅子。那时候可不像现在,一把椅子也是财产呢,况且这是郊区啊,前不着村后不着店。老爷子也很奇怪。但是正在累的时候,有椅子没理由不坐。于是他就很休息了一气。% j) {: D% M4 G9 D. z, t9 D" `& k
1 m0 M) t' w$ q6 a3 A
  回到工厂,工人们都下班了。除了他和看门的一个大爷,整个厂区静悄悄的。老爷子回到屋里,抓紧时间睡觉。一是因为累,二是因为他住的地方紧挨着厂房。第二天5点来钟就有工人来上班,吵。
% O6 u8 b3 E# C! N5 W  睡到半夜,老爷子不知道怎么就醒了,再也睡不着。披上衣服出来转转吧。走到院里,发现厂房亮着灯。老爷子进去,把灯关上。刚关上就听背后有人叫:“X大爷”他下意识地答应了一声。回过头,什么都没有。这可是怪事。不过老爷子的宗旨,一向是见怪不怪,其怪自败。他回屋躺下,睡不着也当闭目养神呢。
9 \$ ?2 a# P9 }0 g6 x/ g  歇了没一会,就听见屋子里有极轻微的沙沙声。老爷子睁开眼睛,蒙蒙的月光下像是有一个人影,佝偻着背,脚擦着地,在屋子里转圈。老爷子下床直奔厂房(为什么我到现在也不明白。是他一种术法?)从那个影子身边经过的时候影子就转得很慢,好像要跟上老爷子一样。
2 M/ W6 b& ?9 h# j  J- z  到了厂房,老爷子站在铣床前开始干活。干不到一分钟。他说感觉从脚下开始麻起,很快就到了腰。那种感觉就好像下半身变成了石头。老爷子扶着铣床站了一会,忽然失声笑道:“原来是你这个东西。”说完这句话,浑身一下子轻松了。老爷子拍拍手,回房一觉睡到天明。4 I! S5 |+ P- J: U$ l' N
  早上老爷子请了个假,去把那椅子驮回工厂。几斧子劈开,溜出一条小蛇来,也不知道他一直藏在哪里。老爷子关了小蛇3个月的禁闭。在发现椅子的地方,把它放了生。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加入我们

本版积分规则

bottom

小黑屋|手机版|Archiver|大发精英论坛  

GMT+8, 2019-9-19 11:53 PM , Processed in 0.504785 second(s), 31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