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APP
查看: 54223|回复: 1216

宜昌鬼事(三峡地区巫鬼轶事记录整理)

[复制链接]
暴力蜗牛 发表于 2012-3-27 09:36:50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殡仪馆- U8 V. t8 t& g2 f' Z$ _
  我也忘记到底是那一年了,好像是90年前期,宜昌那时候盛传一个谣言,殡仪馆的一个鬼事情。3 h/ x* c- V. [3 ]8 z" x
  殡仪馆最开始在市内,东门那一块地方,也许是北门。不过80年代就搬迁,那时候我还小,屋里也没什么人过世,只是从大人的某些言谈中,大致记得好像是那个位置,后来殡仪馆就搬到周家冲,就是如今双汇的斜对门。离火葬场近很多。火葬场在窑湾,靠近黑虎山的一个山坡上。
+ {  u- v/ m" E9 M; `8 V' x" S  那个跟殡仪馆有关的恐怖谣传,我的确记不得精准的日期。也许我那时上初中,又好像已经上了高中。4 N1 P; u  g+ K4 u& x/ _! `, b
  事情是这样的,说是一天旁晚,天要黑不黑的,一个的士司机在沿江大道二马路载了一个客人,要到殡仪馆。司机有点不愿意,那时候殡仪馆所在的地方还很偏僻,东山开发区还没发展起来,港窑路过了南苑小区,就基本上没的什么人,殡仪馆附近除了有几户农家,没什么人气。
8 L: t' F  e/ z: f) k; R- n0 g- s8 x3 R! Y( e
  但看在钱的份上,司机答应了。那时候的士还没有正规的行业规范,价格很离谱。从二马路到殡仪馆要50块钱。在当时是个不小的数目。
# A) H" i2 A% J5 U& p* }6 [  的士到了殡仪馆,客人就付钱下了车,司机就纳闷,这个人蛮奇怪的,这么晚,还往殡仪馆跑,看样子也不是殡仪馆的工作人员。司机想着反正也来了,触霉头也已经触到,干脆咬咬牙,再挣点钱。就问那个人:“你什么出来,我再把你拖回去。”) |5 }6 c' z6 q4 S
  因为殡仪馆很偏,6路车那时候只到南苑,而且晚上6点就收班。这么晚了根本就没得车到殡仪馆这边来,也没有什么麻木在那里守生意。司机就想多挣这几十块钱。也算是为客人着想,怕客人没得车回市内。1 A) ]0 |( w7 b& c$ b: P' g
  那个客人已经往殡仪馆大门走了好几步,听到司机问他,也没回头,就说了句:“那你等我撒。”
$ @+ w7 T( u3 o+ G9 U, I. a% F' M1 I  司机就把车熄了火,停在路边。看着客人慢悠悠的走进殡仪馆。自己就点烟抽上。天已经黑定了,司机连续抽了好几根烟,把身上的烟都抽完。心里估算那人已经进去个把小时,可还是没出来。司机就有点急,也有点怕,除了来的路,地勘的模模糊糊的几栋房子隐约看得见一点灯光,其余几个方向都是黑压压的山,司机就开始有点心慌。7 [) e+ R0 a! y. V7 R& G9 w9 Q" O

4 n; W. S  s" q0 {( u  毕竟一个人这么晚,独自呆在殡仪馆的外面,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,司机心里更烦躁。又等了10几分钟,司机决定不挣这点钱。也不管那个客人怎么回市内。打算收工回家,开车就顺着港窑路往市内开,车开到南苑,就是如今汇金超市对面的地方,才有住户。那时候南苑就是开发区这边人口最密集的地方,已经住了几千人,但还是不算热闹,居民平时消费其实都还是在市内,到了晚上人都窝在屋里不出来。所以整个南苑就一家商店,靠运河旁边。南苑小区和515的职工宿舍隔着运河,运河上有个小桥连着两个居民区,那个商店就在桥头南苑这边,和桥很近,那个小商店现在还在。
* }6 N& G0 f9 t, k6 I
7 `5 Y  p. n) W8 z  司机就到南苑买烟,拿了烟就用刚才客人给的50块的大钞付账。
& H. b: u  ~+ X+ q  小商店的老板就说:“师傅,你儿莫开玩笑。拿个废纸来跟我好玩。”
0 B  P& x# l0 c1 _; f  司机把钱拿回来,看了看,虽然看的不怎么仔细,但从手感上,的确纸质很脆,不是真钱的感觉。司机就开始骂了,“妈的巴子,辛辛苦苦这么晚,送个B人到殡仪馆,担惊受怕的,却收了张假钱。”5 t2 K# ~" b0 H) {8 M
  小商店的老板一听司机这么说话,就有点害怕。不敢说什么。
: k" h5 d) {# x; z( f  司机还是很气愤,继续骂,“妈的肯定是故意拿假钱来骗我的,算准了这么晚,我在殡仪馆门口不敢仔细的看钱真假。妈的 个B 的,现在的骗子就是他妈的多,什么招都想的出来。”. x0 d1 j* K2 e( P$ S" g! g

3 ]$ M+ H! p! o8 ~0 z  司机还在愤愤不平,那个小商店的老板就轻轻的问司机:“你儿真的看不出来这个钱的毛病啊?”
! @/ M/ E) g* T& E& F  “假钱撒!我不是已经看出来了啊。”司机气的要死。
: A8 L, e" d: y$ ?; l  老板吓的说话都不利索了,“不是真假的毛病,我看到的是纸钱列,根本不是人民币的样子。”
) \- O+ [$ X3 Z* ?  司机一听,“什么,什么,老子今天丢人丢大了。连纸钱都收。”司机连忙把钱举起,对着商店的灯泡,仔细看。& h  U6 K, L( w4 }
  “是人民币么的画么,虽然是假钱,但做的还是蛮真的。”司机嘴里念叨。
  M) G) q+ h! m2 O% f& T& K; X2 G: K4 M& g1 C, x
  小商店的老板也看的清清楚楚,那钱在灯光下,照的清晰,画质就是一个玉皇大帝,而且制作粗糙。
# I- \. _4 ^1 U: P) o0 B) P- m  小商店老板连忙拿了个凳子,要司机把钱先收好,坐下来歇歇。两个人就互相打铺,抽了根烟。烟抽完了,小商店的老板就对司机说,“师傅,你儿再把那张钱拿出来看哈儿。”1 f% H/ Z  m% F
  司机坐了一会,心平气和了很多。听商店老板这么说,就又把那张50的钱拿出来看,这次他还没把钱凑到面前,就已经察觉到是张冥币。司机连忙仔细的把钱翻来覆去的看,的的确确是张冥钞。" \6 L+ g' j1 C
  这下司机就生气了,打开的士车门,发动了就往殡仪馆开。准备去找那个骗子的麻烦。小商店的老板就觉得不对劲,怕是司机刚才撞了邪。4 B8 j" B1 I9 J, `- v
  司机又开到殡仪馆,直冲冲的走进去,找到门房老头,问一个多小时前来的那个人走了没有。
* A8 o  u" y4 D4 t7 _, P" I8 z
3 z' r+ U2 }6 O2 T  O  g4 v  门房老头问他干什么,司机就把被人用假钱忽悠的事给老头讲了。* i- R/ f' r1 i% f; U& U3 w: f
  老头楞了一会,才说,刚才没人进来。% Z9 T- `( |5 `( W6 O9 a7 b
  司机说,不是刚才,是一个小时前。而且我的车也在门口停了个把小时。
5 C7 g7 y4 \8 M4 r  老头说,的确是看见的士在门口停了半个小时,可是并没有人进来。他还在纳闷,怎么这么晚了的士老是停在门口不走呢!. }) P* |7 r6 |' q5 m5 |
  司机这才觉得非常不对头,追问门房老头是不是真的没看见人进来。
6 a+ D* W# U/ L. h' g) B0 f  老头说,我一把年纪了,跟你开这玩笑干什么。现在殡仪馆早就下班了,你不相信我,就进去看看。看有没有活人在里面。9 e8 `* Y( `' y- S5 S5 o6 ~2 A6 e

4 ]7 J7 X# H& z& h% x2 n: \3 U  这下,就把司机给吓住了。当下就回了家,魂不守舍。7 r0 O; f5 {" L/ m9 m# {
  接着,这事就传开了。全市都传得沸沸扬扬。
1 Z% h, x. w5 y/ V, q& V  更有甚者,有的版本,竟然还说第二天司机不死心,专门还到殡仪馆去看,还真的见到给他冥钞的那个人。不过是个死人,一个从江里面打捞上来的无名死尸,是水上派出所头天下午送到殡仪馆的。6 W7 p; {1 [  k
  这么多年过去,老蛇陆陆续续的在各种媒介渠道、道听途说了解,好像每个城市都有类似的殡仪馆的怪异事件发生。情节都大同小异,千篇一律。老蛇说的这个,就应该是宜昌版本吧。
! J' ]; l3 X1 A  看来殡仪馆这地方,的确是怪事发生的多发处,无论那个城市都一样。
 楼主| 暴力蜗牛 发表于 2012-3-27 09:39:28 | 显示全部楼层
接着说殡仪馆,殡仪馆07年又搬了。往窑湾里面又进去一截路,还是在山弯弯里面,比从前更偏。以前的地盘被开发商买下,修商品房。我想这个楼盘,熟悉宜昌的人,是不会去买的,至少我不会去买。
5 ]- ^& @8 B) M& _  ]' n% e; ~  这些年,宜昌城区扩张很快。南苑这边已经非常热闹,大超市就开了两家。金东山市场也红火得很。附近的居民渐渐就越来越多,地价也增值。所以殡仪馆把老地皮卖了,继续往山里面搬也正常,反正殡仪馆做生意不需要在闹市区。
9 ~) {6 y, \* u6 R: ~: Z; \  有两年老蛇的工作是牛奶配送,销售的区域就涵盖南苑和窑湾。那时候农校点业务,份额还不错,虽然地方远,就始终维持着。搞这个配送蛮麻烦,就是非得凌晨1、2点的时候干活,你想撒,一个人半夜三更的,骑个车子往窑湾里面走,路又是弯弯曲曲,晚上又没得路灯,路两边都是山和树木,还要路过殡仪馆,离火葬场也不远。
' s6 O" I. ~5 N7 s: o  开始,安排了一个三十多岁的人去送,他本身就是住在窑湾黑虎山的,所以还好,没什么心理负担。他也干的不错,顺便把火葬场附近的宿舍楼也开发了几家客户。可送了半年,他骑车从山路上摔下来,没法干了。只好又安排了一个小伙子去送。) m  j5 x# T  y: B" K
  这小伙子去送就碰上稀奇事了。; r" J8 H* m8 w
  开始的时候,这小伙子胆子还蛮大,说从来不信什么鬼啊神的。管的什么殡仪馆火葬场的,有什么好怕的。
 楼主| 暴力蜗牛 发表于 2012-3-27 09:40:02 | 显示全部楼层
小伙子为了晚上走路方便,专门在自行车前面的框子上用铁丝绑了个大电筒。小伙子送了两三个月,一直没遇到什么怪事,我还问他,天天晚上怕不怕。他回答说,不怕,一点都不怕。. z+ _( s5 Z% s/ E# c0 F
  可是一天早上我去上班的时候,看见他该送的牛奶,还在配送站里堆着。小伙子还没出门,坐在配送站里。我没多想,还以为他生病,问他要不要紧。0 `; ?6 |0 d7 l: ~# C
  他哆哆嗦多半天,对我说:“站长,我不干了,辞职。”
! R, [* S! t* s# k  我连忙问他为什么,他才磕磕巴巴的把原因给我说了。* |( p+ Y. W' E
  他说他,晚上1点钟接了牛奶,就骑车往农校里面送。骑过了殡仪馆,过了周家冲,继续往山里走的那段路,就看见怪事。那段路就是最偏僻的那段,一边是山,一边是农田,没得什么人家。
; D% J) c- n" u6 s2 l/ a  他照例把电筒打开,照着前面十几米的路,慢慢骑。那段路走了一半的样子,刚好路拐了个弯,把弯一转过,就看见电筒照的光前面,隐隐约约的走了一个人。他开始看的不仔细,就骑快了点,人影就看得比较清楚。是个女的,穿个红色衣服(怎么女鬼都是红色衣服呢),还看见穿的是高跟鞋,在他前门十几米咚咚的走,看着走的也不快。
7 I9 ?0 J+ ~+ B4 R1 a' }+ Q' L5 W) p* {/ V
  他就有点好奇,这么晚,一个女的怎么走在这荒山野外的。就想快点骑,看个究竟。可他加快蹬车的速度,却追不上。看着女的走得也不快。可总是离他十几米远,总是在电筒的光线要照到又照不到的地方。追了几分钟,他猛然醒悟不对头。
3 w, X3 P* z: Z0 q1 X  本来他没望鬼上面想,可这念头一出来,马上就吓得够呛。连忙不骑车了,愣了一会。把车调了头,往回骑。越骑越怕,脚蹬的飞快。这个时候,他忽然觉得背心的凉飕飕的发麻,全身都竖起来。他忍不住回望一眼,这下就真把他吓破胆了,因为他隐约看见,那个女的竟然就又跟着他自行车后面,而且还是背着身子。只是在倒着走而已。他连头发都看清楚了。由于没有电筒灯光,这说明,那女的离他自行车很近了。8 i  j2 h) _+ `8 Y3 K! y4 h

* c7 ^& E- O, h. c  “那头发好长哦,一直垂到腰。”那小伙子说道这里,惊魂未定。
7 t2 J, g  g$ g* c- G3 ^  那小伙子,吓的连气都喘不过来。拼命的蹬车,把车骑到双汇门口,有路灯了。才又敢回头看。这下才没看见什么古怪。+ l  c: l4 S8 h3 c" k2 C& S* t
  那小伙子,讲完了,就说打死也不去农校送牛奶。要辞职,态度坚决。2 k% Q8 g: q& R' B
  我总是怀疑他是吃不了苦,找了个由头不干了。但又不好说些什么。他平时蛮负责,不会随随便便不送牛奶的。# w- V+ p' h' ]6 {, S+ E4 o. I
  没办法,只有我自己送。我比较懒,不愿意送到农校和火葬场里面去。就把农校和火葬场的业务交给我的好朋友董伟,董伟当时的区域和我很近,他又有业务员是骑摩托车的,就把业务接下来。) I+ {, S; R- `( S# b; N. I
  可是过了一段时间,董伟也把农校的业务退了。问他为什么,他把我骂了一顿,说我狡猾大大滴,就知道我没安好心,把这么块肥肉分给他。& e5 o/ ?# ^& Q8 L
  我知道肯定是也出什么状况了,连忙问他。* h% F" ~8 h5 Z0 N
: I* a2 A4 Y* {" [* ^
  他说他的业务员,晚上送火葬场宿舍的牛奶时,走在楼道上,不晓得那里掉下来一床床单,把他的业务员包在里面,扯了好久都扯不开。那业务员也吓怕了,回来就要离职。4 s/ t& H* c9 V, J, D7 m) f
  后来我和董伟两个区域经理,任公司领导怎么劝我们,我们都不去做农校和火葬场的业务。
' t1 E9 j  f4 x5 U. G: ]6 ^  但殡仪馆那块的业务还不错,我一直都没舍得放弃。没得人送了,就我自己去送。
# n0 ^" X3 O" q  B1 i8 W  我送了大半年,倒是没遇到什么蹊跷的事情。就是有个晚上印象有点深。
+ \* U5 V. l% Y4 ]. o7 R. \  是个大冬天,天气很冷。我开始送殡仪馆附近的曾家湾小区的时候,突然就起了好大夜雾,真的就跟恐怖电影那样的场面,那个雾,就是从地下冒起来的,看得清楚在地上慢慢移动,一个单元一个单元的漫过来。雾漫到的地方就很安静,死沉沉的安静。可是没漫到的地方,就吹着狂风,把地上的废纸和枯叶子都吹的好高。可风再怎么大,都吹不动雾。好像雾气是很沉重的东西一样。
& a6 }. r' t0 u& X, ]0 _! p% f9 j/ X6 D+ R
  我那时候的感觉不是怕,不觉得恐怖,而是一种很奇怪的感觉,是那种超出普通感官的心境。那种超出一般喜怒哀乐的情绪,有种仿佛看穿世间万象的心情。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是这样。
2 C% A) A  m3 U* Q  火葬场的事情还有点要说一说。宜昌的蜜桔出名,最好吃的蜜桔,都知道是窑湾出的,可是我听人讲,好吃的蜜桔就是种在火葬场附近几个山头结出来的。我去火葬场的时候,留意了一下那个大烟囱,飘的灰,就顺着风飞到附近几个山头的范围。5 z: ]* |9 G) X% Y3 y
  看你们还吃不吃桔子。
 楼主| 暴力蜗牛 发表于 2012-3-27 09:41:07 | 显示全部楼层
魏瞎子
3 Q+ A$ `& d; {  当初伍家岗往下有两个奇人。一个是伍家岗市场的修表匠,那个修表匠没得手,双臂从胳膊处断了,用两只脚修表。而且手艺特别厉害,比别人用手修的还要好。全市修表最出色的竟然就是这个用脚趾头摆弄小零件的残疾人。
' Q" |* G; X2 e( [$ r& k  我曾看过那个修表匠干活,脚趾头真是灵活,把那些轻若无物、勉强可见的小螺丝,小弹簧弄的顺顺溜溜的。实在是佩服。
! Q% ^2 }7 P7 k' u3 I  另一个奇人就是磨盘的魏瞎子。魏瞎子这个人太有名。我就不杜撰别的姓来故弄玄虚了。
+ \5 R6 Y" b" l& D' Y  魏瞎子是宜昌的名医。我想只要是宜昌人,说起中医,肯定就会联想到魏瞎子。如今磨盘往山里面走,有一截公路,把磨盘靠山内的村落和318国道连接起来。路口立了个石碑,上面就介绍的有魏瞎子的生平,和功绩。这条路魏瞎子捐助了10万人民币,10万这个数目,在90年代,不是个小数目。
% j3 F% C" c' N; H: z9 ]" `3 ^  从功德碑上看到,魏瞎子不是宜昌人,好像是祖籍是公安还是潜江,我不记得了,这么多年过去,我实在是想不起,反正是荆州地区那带的人。% F' R' r+ u1 W( |
  不知怎么的魏瞎子就流浪到了宜昌磨盘。我在想,他是个瞎子,满世界的到处跑,当初是个什么窘境呢,无法可知。不知什么机缘,到了磨盘就不走了,安定下来,开始坐馆行医。& ]  q: i9 C# h
  我想实际的情况肯定不会像功德碑上写的那么轻描淡写,但我也无从考证,真实的情况究竟如何。( t7 V; @! u( L) `7 S
  上面说的谭XX,当年死前的三个月,身体还是很好,一点症状都没有。顿顿大鱼大肉,一顿喝一斤酒;一个人能把一头猪摁在条凳上,让别人杀;一口气能把死猪吹的胀起来。! M0 }* u2 D7 W- |
  他陪一个朋友去看病,那个朋友是请他帮忙,坐他的摩托车去磨盘。到磨盘找魏瞎子看病也很麻烦的,找魏瞎子看病的人,非常多(我曾经在磨盘附近工作过,经常就碰到一辆轿车停在身边,问我这里是不是磨盘,然后问我魏老先生在那里行医。),看病的排队很长的,所以也有个类似于公立医院挂号的手续,就是看病排队的人没人领一个号牌,等着魏瞎子的徒弟唱号,一个一个的进门去看病。好像听说也有磨盘的一些不务正业的村民,专门领号牌排队,再卖给就医的病人。这些就不说了,都是闲话。
% O. o% ?* L. b" ~- ^" J( S. \! s4 B, B0 a- H5 W
  那个谭XX,帮他朋友领了号牌,就在门外等着,那时候门外已经等了很多人。谭XX这个性格很咋呼,排队排的无聊,就和那些病人在外面日白起来。他嗓门又大,又说又笑的,声音洪亮的很。5 q: D7 k* [/ a8 r% J' F. S' d
  那魏瞎子就在门里面,招呼他徒弟,叫谭XX进来。谭XX进去了,问老先生有什么指教。魏瞎子不做声,就听他说话。等谭XX不说话了,魏瞎子就给他号了号脉,然后就包了几幅药给谭XX,让他回去喝。
6 k4 U' {. u4 v/ d5 u% h! L6 p  谭XX说,“我又没得什么病,喝什么药撒。”- n& t/ W! R, I% p7 c; |
  魏瞎子说:“你喝也行,不喝也行,自己好自为之。”
) i9 G) I8 W6 R4 H9 s( i$ E  G3 l  谭XX说:“我身体好的很,你儿用不着做我的生意。”0 q2 U. ]0 B1 R
  魏瞎子轻描淡写的说:“我又没说要收你的钱。”  a' t1 V# Z3 x+ W
  谭XX不明白什么意思,他的朋友却着了急,这说明魏瞎子已经判了谭XX的死期了。在魏瞎子看来,谭XX已经是个死人。连钱都懒得收,那说明谭XX的病,已经无法医治。送他几幅药,只是聊尽人事而已。0 Y7 o: T6 x. O9 H
  谭XX根本就不相信,回家了那这事当笑话到处乱讲。可是不到一个月就病了,到医院检查,肝癌晚期。回来就起不了床,接着就水米不进,没拖多久就死了。
 楼主| 暴力蜗牛 发表于 2012-3-27 09:41:43 | 显示全部楼层
《内经》的《素问篇》上有很多章节的内容是断病人死期的法门。中医能断人生死不稀奇。不过那些法门都是看病人的面色而定,有的是诊断周详才定,魏瞎子单凭声音就能掌握这个手艺,不简单。
$ F% W+ u* ~- x( P& f  后来我也有机缘到魏瞎子坐馆去见识了一下,也是陪别人去看病。2 C% X" [9 ~4 _$ H4 m
  当时是夏天,天气很热,但屋内却非常的清凉。那种阴润的凉意,我一进去就感觉那沁凉,把全身的热量带走,而且这凉意,不是那种阴森的寒意,而是很舒适很纯净的冰凉。魏瞎子坐在一张竹凉床上,盘着腿为来人诊断。几个徒弟在旁边打下手,拿他的单子取药。
2 ]7 Q) P3 m  Y* w2 n! B7 v  我去的那天,看病的人不是很多。我听见魏瞎子不跟病人说话的时候,嘴里念叨着一些听不懂的古怪语言,不晓得是在自言自语,还是什么看病的法门。我专门听一下,觉得些古怪声音听起来很有节奏感,跟快板一样,又跟祷词一样很神秘。我听的入神了,忽然看到魏瞎子往我这个方向抬了一下头,好像是在留意我呢,可他是个瞎子啊。怎么会注意到我呢,我又没说话,只是在听他嘴里念念有词而已。魏瞎子不再念古怪的语言了,嘴角隐隐留着一丝诡笑。我当时不明白魏瞎子的举动,倒底是在暗示什么意思,但几年后我遇到的一件事情,才让我明白,魏瞎子为什么会留意到我,并且他为什么对我笑的原因。这是后话,我明天再说。
: g- S" |, ^5 u0 N# o2 _
1 ?2 k4 N4 {5 C1 ?$ [  魏瞎子如今已经死了,他磨盘的医馆还在,行医的是他的大徒弟。听说他大徒弟本来也是他的病人,为了报答他医治的恩情,主动留下来伺候他,时间久了,也得了点医道传授。$ l+ C- c$ L7 L
  可惜,徒弟的技艺已经打了折扣。昔日盛况,已不复往。
2 d- [/ s/ O( ~, q2 I" w  魏瞎子的招牌,是他自己的,他死后也把这招牌带到土里去了。
 楼主| 暴力蜗牛 发表于 2012-3-27 09:42:07 | 显示全部楼层
魏瞎子" G2 f6 H. h* C- ?0 A( q
  当初伍家岗往下有两个奇人。一个是伍家岗市场的修表匠,那个修表匠没得手,双臂从胳膊处断了,用两只脚修表。而且手艺特别厉害,比别人用手修的还要好。全市修表最出色的竟然就是这个用脚趾头摆弄小零件的残疾人。
7 |, \) x* y; V% p. `2 e; L  我曾看过那个修表匠干活,脚趾头真是灵活,把那些轻若无物、勉强可见的小螺丝,小弹簧弄的顺顺溜溜的。实在是佩服。- z( o& t6 q( k: w
  另一个奇人就是磨盘的魏瞎子。魏瞎子这个人太有名。我就不杜撰别的姓来故弄玄虚了。- Y$ W/ I: H- v" J5 h( U$ ?
  魏瞎子是宜昌的名医。我想只要是宜昌人,说起中医,肯定就会联想到魏瞎子。如今磨盘往山里面走,有一截公路,把磨盘靠山内的村落和318国道连接起来。路口立了个石碑,上面就介绍的有魏瞎子的生平,和功绩。这条路魏瞎子捐助了10万人民币,10万这个数目,在90年代,不是个小数目。  t, F) N; e) \' x
' J- O6 E; R' l* r; t
  从功德碑上看到,魏瞎子不是宜昌人,好像是祖籍是公安还是潜江,我不记得了,这么多年过去,我实在是想不起,反正是荆州地区那带的人。
 楼主| 暴力蜗牛 发表于 2012-3-27 09:42:30 | 显示全部楼层
我的经历——墓地笳声4 v9 d! s- A% E4 T6 B- X
  98年的冬天。三峡坝区发生了一件异事,尽人皆知。当时我正在坝区一个商场里当保安。最开始的时候,隐隐约约的听别人说起打笳乐,我没放在心上。以为是什么民间艺术的表演。或者说是那个打笳乐的班子,打的好,打出色了,专门演奏给别人听。
$ q! E) Z. k- p9 B  打笳乐是一整套乐队,专门为死了人,在葬礼上演奏的,唢呐、钹、平鼓。。。。。。还有一些我说不上名称的乐器。要说这个笳乐打的好,专门给人表演,我还是觉得奇怪,不过长阳的撒叶儿荷也是专门在葬礼上跳的,也上了央视。说不定,政府有意想保护这民俗文化亦未可知。9 Y7 _/ n1 f" n( T& m
  当然这是我的妄想。实际情况根本就不是这么回事。
- o# t! n' p; g! R$ s8 ?6 z: ~: T2 s  那些人说的听打笳乐,并不是听那个演奏班子表演。而是听坟墓里传出的家业声音。" q5 o& }6 d$ k$ S0 ?
- ^/ w8 c" r  v% `( w( g" C
  这个事愈演愈烈,三峡坝区的居民,基本每个人都在谈论这件事情。每天晚上都有人去听那个笳乐声音。
- ^( x  M/ P2 F/ j% z# ^  听说晚上跑麻木的都不在镇上做生意了,专门载人去听笳乐,生意红火的很。有的人更下发些,包中巴车去听,至于自己骑车开车去听的人,也不在少数。3 u! R! F. i9 e! `; L/ r
  那些晚上去墓地听了笳乐声音的人回来了,就把这事有绘声绘色的讲给别人听。说的恐怖极了,引起旁人的好奇,也纷纷晚上去听。& Y/ T+ n+ M+ U8 x
  打笳乐声音是怎么回事呢,我问了一个营业员,她刚好是当地人。她去听过,对我说:“那个墓地一到半夜11至2点不等,就会传出打笳乐的声音,从。。。坟墓。。。地下。。。冒出来的。。。声音。。。哦。。。”这女孩子故意把声音拖得老长,想吓我。
6 T, Q9 r" |3 S! m5 f# V, g6 O  我嗤一声,根本不屑于顾,我那时候胆子蛮大。根本没想到这件怪事,会跟我扯上点关系。1 I6 _0 u; y! a; w, {& B

3 z/ _0 B8 ]4 i! F# V  这事闹了半个月后,传的更邪乎了。人都好奇的,什么事情都喜欢刨根问底,这打笳乐的事情又有新故事出来了。那个营业员天天在商场里讲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,跟新闻似的,每天汇报。2 l8 `' f, ]5 ]) O! b( W
  听她说这打笳乐的声音可不是无缘无故的传出来的。现在大家已经知道,是一个刚刚新添的坟墓里传出来的。那个新坟,一个老太婆的墓穴。1 d. R7 L0 Q! T3 W) ?+ q
  这个笳乐声音已经闹腾了20来天,那个老太婆下葬了刚好一个月。从头七开始,她的坟墓开始发出笳乐的声音。
. u7 g7 r" x/ T2 [( B. ?$ d5 S  至于为什么是这个老太婆的坟墓出怪事,那就说来话长,要从老太婆是怎么死的说起。
! r: T. Y* \% ^5 ?# a  那个老太婆不是自然死亡,而是自杀。是跟儿女吵架争执后,上的吊。
! W, J1 U1 F  E7 G9 |% ?3 |  老太婆和子女争执的原因,是因为老太婆信教的问题。中国法律上说的是每个公民都有宗教信仰的自由,实际上那是扯淡,国家一直对宗教压迫的很严厉的。总算90年代后,国家对宗教信仰的政策松动了,于是基督教和佛教重新流行,城市里还好,农村里那就不得了,特别是沿海地区,信教的人滚雪球一样,越来越多。
$ a! T. W1 [% ]0 G8 f" N  b8 _, Y  到了98年,连我们内陆腹地的农村,基督教也很普及了。你说这基督教的传教者,也的确厉害,三峡那么深的山沟沟里面,他们硬是说动了很多山民信教。比拉保险的敬业多了。
* u, P7 q, Y6 L# B8 @4 a: x) R6 n) u. p3 v
  那个信了教的老婆婆家里条件应该是不错的,儿孙满堂,生活富足。平时收拾一下自己的菜园子,也就没得什么事做了,天天就基督耶稣的敬拜。实际上基督教蛮懂得适应环境的,到了中国农村,就把基督搞的跟菩萨差不多,让信徒每天敬拜,而不是非得星期天去做礼拜。这样更让人能接受。
. o* k1 U1 z3 T0 t  那老婆婆天天敬基督,家里人还是有点烦,毕竟是外来的宗教,不如观音菩萨招人待见。可老婆婆一门心思的就信了基督,信就罢了,还隔三差五的给教会捐钱。她的儿女就有意见,本来老婆婆一点私房钱,是可以留给子女当遗产的,这下可好,都送给教会了。子女就对老婆婆信教有怨言。' c0 x7 r. s: u4 p
  为这事,老婆婆和子女吵了很多架。吵得厉害的时候,听说还和儿媳妇动了手。
1 E: P4 x3 k0 c( z  老婆婆死前一天,和儿子女儿有大吵了一架。第二天就上了吊。本来老婆婆身体蛮好,不是为这个事情,老婆婆估计还要活十几年。9 j& ^9 ?  l6 k% O0 G
  老婆婆死了就死了吧,家人就安排后事。下葬的时候,一个不知道从那里来的教徒,在老婆婆的坟坑前大喊,数落老婆婆子女的不孝,最后还诅咒:“你们看着,主会惩罚你们的,你们等着,你们会受惩罚的。。。。。。。”/ F% G' C9 f4 X* p0 }
& x8 D1 G0 C+ e
  老婆婆的子女气不打一处来,就要上去把那教徒揍一顿。在他们看来,母亲就是因为信基督教才会自杀,恨的咬牙切齿。可是那教徒,一看形势不对,一溜烟的从山上的小道跑了。
$ q; n" M% S" r; J$ J  然后,就出了坟墓传出打家业的诡异事情。从头七开始,每天必响出笳乐声音。
 楼主| 暴力蜗牛 发表于 2012-3-27 09:43:11 | 显示全部楼层
我听了那营业员的叙述,终于忍不住好奇心的驱使,也向领导请了个假,不上夜班。专门和一个同事,坐麻木去听笳乐。那天晚上等到10点半,我和同事就一起找了个麻木向墓地驶去。1 `" `& T% c/ Y$ l
墓地在从幺棚子乐天溪大桥的地方离开省道,往乐天溪上游走,乐天溪的景色在白天是很不错的,蜿蜒的溪水从崇山中流出,到幺棚子汇入长江,入江口正在西陵峡的黄牛崖江对面,山色风光,在白天看着就旖旎,可是到了晚上,人在小路上走着,看着陡峭的山势,却又觉得张牙舞爪的压抑。顺着山路行走十几里,在斜插上一条土路,往深山里面钻。又颠簸了十几分钟,就到了那个墓地。墓地在一片阳坡上,阳坡靠着一面悬崖。1 P5 r* i% ^8 x

- a% x: h9 C- j  我们去的时候,墓地附近已经到了好几十人,都安静的站着,旁边听着一辆中巴和十几辆麻木,还有一辆小车。
. e  F% n4 u) p2 z+ e4 \  我一看这么多人,本来心里有点不安的心悸也就安定下来。我们也和那些众人站到一起。来的早的人,正在向二三十米远的地方指指点点。那个地方就是传出笳乐声的坟墓。: M5 w' G. j$ R) a, Q9 q/ @1 N
  在来之前,我就向很多,迷信这怪事的人,普及科普知识——打笳乐的声音存在是有可能的,但不见得就是跟鬼怪有关。有可能是墓地的地下的石头具有很强的磁性,当人下葬时,把打笳乐的声音给记录下来了。就跟录音机一样。然后在夜深人静,把这声音给当能量给释放出来。
, L: X0 ]5 w8 g2 q  就这么简单,电视上都讲了的,全国很多地方都有这种事情。
# s9 ]* ]0 a% R  但到了这里,身临其境,看着旁人又期待又惊恐的表情。我也被感染,觉得科普的那套,反而比较靠不住。人数虽然不少,但大声喧哗的几乎没有,最多就是几个人窃窃私语。半夜三更的,这么多人保持安静站在野外坟地,本身就是件很怪异的事情。我无聊的想着这些无关的事情。, i) W9 t- l) W  T" {
  我们和众人等了将近两个小时,一包烟都要抽完了。还是没有声音。有人就说,今天看来是不会有声音了,有人就附和,说是困了,懒得再等,想回家。
' l% F; ~/ b* o  我一直提着的心也稍许放下,这么远跑来,扑个空,我竟然没有觉得遗憾,反而有点解脱的感觉。- ^, y: |6 I5 f6 y5 g$ @9 _# @
  众人就陆陆续续的散了,开始回家,不到几分钟,就走得只剩下二十人左右的样子。要不是我们坐来的那个麻木,半天打不着火,我们肯定也走了。
/ ~( j6 }$ `8 q+ s  T% e" x7 S
& w# p' w: `3 f8 {6 F4 A  `6 }, [  正当,麻木打着火的时候。我正待跨上摩托。有人轻轻惊呼:声音来了。。。。。。。。- l, g! T9 s' l) ?
  这下,所有的人都不动,都静静的站着,聆听黑夜中隐约传来的声音。在暗淡的星光下,看着旁人模糊的脸,单凭触觉体察空气,就能感受到众人的恐惧。人真是无法解释的动物,明明害怕,却还要来尝试这种惊惧的感受。
$ G1 G$ H& l4 y$ D# e1 B6 ?8 N  当众人都凝神静气的时候,我也侧着耳朵,努力捕捉那个被传的神乎其神的笳乐声。可我什么都没听到。我开始在想,是不是每个来了的人,其实都没听到,却回去胡编乱造,造谣生事。
- X  F6 B* \# i0 z. I  正这么想着,我就听到了一声唢呐的声音,很轻很轻,就是吹过来了一阵微风,那唢呐声就夹了一丝在风中。8 f& P* ]* _$ J- Y. T9 \% @1 t
  我一惊,连忙顺着声音的方向看去,果然,就是那个新坟墓的方向。
" f# @: P3 h. c% t  好像就是那么一刹那,整套的打笳乐声音,我都能听清楚了。
$ q( b9 k1 B) P) L$ ^0 [9 A1 u% O2 e9 F8 \
  唢呐声一声提高,接着就是钹的哐啷,声音仍旧很小。但钹声尖锐,一下就穿透耳膜,钻进心脏。接着平鼓也敲起来,咚咚的每一下,人都听得真切。
 楼主| 暴力蜗牛 发表于 2012-3-27 09:43:32 | 显示全部楼层
果然是一套配合纯熟的笳乐班子,打出来的交响。# W2 A  x' h8 p* G) h
  我看着旁人,都是一动不动的,从身形姿势上能看出,已经呆滞。都被笳乐的声音吓住。我尽量让自己脱离恐惧,说服自己,“这只是自然现象。。。。自然现象。”可背心还是一阵又一阵的发寒,手心冰凉。' M: }" F/ B! G/ z9 ^
  我勉强自己相信科学的念头马上就打消,因为我的注意力转移了。' c0 {% p* q6 r  r2 r! ?8 J
  我看见了演奏笳乐的人。
5 N  _8 Q0 q6 }. B! r  我分明看见了那个老太婆的坟头,有一队打笳乐的艺人,敲钹的敲钹,打鼓的打鼓。吹唢呐的是个四十岁左右的瘦个男人,嘴巴鼓着大包,正摇着头用力的吹,他是个蒜头鼻子,通红通红。敲钹的年轻点,脸上笑眯眯的,双手拿着钹,等着节奏到了,就合上钹,是个豁子。打平鼓的面无表情,就手上仿佛无意识的随着乐声不急不慢的敲鼓。1 }) J& c1 {0 p. v, r& A
$ J; u4 H5 F6 @3 p% v
  买鸭子送了头鹅。今天我们这些人来,可真的不枉此行。不仅听到笳乐声,并且看到打笳乐的影像。我隐隐有点兴奋。忘了害怕,对跟我一起来的同事说:“你看见打笳乐后面那个坐在椅子上的人没有,装束好奇怪。”
, e6 s# @# H% Y3 ]! _" f. }6 b  我的同事正在仔细的听笳乐声音,不耐烦的回答我:“你瞎说什么呢!”
) J: m2 J$ w  K0 L0 W2 V, d  我懒得再问,也不去关注几个打笳乐的人,我被那个坐打笳乐班子后面的那个人给吸引了。那个人是个肥胖老头,跟个弥勒佛一样的大肚子,脸上肉很多,但看起来并不滑稽可笑,板的死死的。身上穿了见那种老式的军装,这种衣服,我小时候还曾经看见有人穿过,并不是军人穿的正式军装,而是普通人照着军装的样式缝剪出的衣服。很多地处偏僻的人都还是这样的穿着。但我至少有10几年没看见了。
7 S0 D5 ]) ~3 w; R0 O# L( D' ]' g, b
  我在注意他,他也注意我。也朝着我看。嘴里念念有词:
6 }5 C6 g6 Y, O: t  “。。。。。。。比开幺贵。。。出山代普。。。。。。。活跳跳无失。。。。。乍浦桃。。。。。。。。因某比米米索寞。。。。。。。尽归看目连。。。。。。。四散枝骨死绵。。。。。。。行短路。。。。。。如抖抖来。。。。。。。”
8 \, B2 l# e. ]. g) `  那个胖子念的词,我一句都听不懂。我现在能写出来的就是我当时勉力记忆下的一些发音。那胖子念了好长时间,我能记住就这么多。其余的一些,要么我随即忘了,但更多的是,我根本就听不清楚他的发音。
( J( Q$ z& h% ~8 j2 Q7 g* P! \  不过我能够确定,那胖子念叨的肯定不是外语。因为他念的每一个字都是单音节,虽然我听不懂,但我能确定这是我们汉语特有的发音。而且从我对母语本身的感受上来讲,我能从那胖子说话的节奏上,确定,他念的的确是汉语,只是我听不懂。3 Z' M- `% A9 Q' E/ p* s' V) F1 F
  我认定胖子念得不是外国话,上面的理由并不是最主要的。最主要的是,这些跟咒语一般的语言,我好像听到过。' I3 }3 t6 \6 |7 U0 F9 W3 {

8 y+ N; A. y# s. `6 P5 x( p. Y  到底是什么时候,我曾经听到过呢?我拼命回忆。但有时候记忆这个行为,也很奇怪,明明我觉得自己马上就要想到了,可就是差那么一点,就如同隔了一张纸的距离一样。那记忆已经能够模模糊糊的看见了,但就是无法想的起。& K& `8 g2 y- O& o5 s9 m3 }
  那胖子坐在椅子上,好像觉得累了,就换了个姿势,手扬起一只。嘴里念的更快了。他念得越多,我就越发觉得自己听过。虽然听不懂,但越来越觉得熟悉。
 楼主| 暴力蜗牛 发表于 2012-3-27 09:43:56 | 显示全部楼层
我想听得更明白点,就往打笳乐和那个胖子的方向走了几步。还没走多远,我的同事,就把我给抓住了,“疯子,你干嘛?”+ l8 Q, K8 ~6 F, S4 c
  “我想听那胖子到底在说什么。”
3 m- s5 o9 j0 o" H  “那个胖子啊?什么胖子啊?”
% r0 r8 [, T% {7 w. a  “你看不见吗!”我被同事打扰去听胖子念的词,心里无来由的一股怒气生起:“你妈 比的看不到吗?那群打笳乐的后面坐的那个胖子!”
9 ^3 W  q7 v# N0 L3 l$ t3 q  同事猛的把手松了,“什么胖子。。。。。。什么打笳乐的。。。。。。我怎么看不到?”
/ h' s& G9 X# |5 S& B: b: o% r  我莫名的火气很大,非常不耐烦,大声对同事说道:“你看不见吗,打笳乐的几个人,不都在坟头上吗?”
% O8 h- F2 Z' {5 h% f& k4 G) ^, K; x% f4 E) ^; M
  我说完,就继续向那胖子走去。我看见那胖子和打笳乐的几个人,都把我给看着,嘴里留着微笑。连吹唢呐的都不例外,鼓囊囊的腮帮子也看着是笑的样子。, Q# {* U- `8 X
  刹那,我想起来了。我想起来我在那里听过这胖子的稀奇古怪的语言了。( w6 e# `7 Y) x+ z9 p+ X8 t
  魏瞎子曾经念过。
) j- R* N8 H% C2 K! w  魏瞎子当年也是嘴角这么一丝微笑,被我牢牢的记住。这个微笑表情,如今正挂在打笳乐的艺人(鬼人)和那胖子的脸上。
) E) a% z' Q- ]; u; |( P  胖子的嘴里仍旧在念那古怪的语言。
- [% q0 Z/ c- l5 V3 e+ H8 O/ u  我对同事说:“那个胖子说的话很奇怪,我去听个清楚。”然后继续向胖子走去。; Z( b, K( }7 `' L8 t  d
/ X8 z  X/ e3 v9 X- J9 X* u$ y
  我这句话一讲,身边的众人中就有人尖叫起来,听声音害怕之极。接着就有人死死把我给拖住。1 l! }& w) s9 d0 R8 q; {) \$ K
  有人就在喊:“这个儿中邪啦。他看到阴司啦”  l* m, f9 p# a. w- O# k
  难道他们看不到吗,这么明显,他们竟然看不到?
8 T% i$ v4 l0 o' _7 B  我被控制了行动,眼看着,想听明白胖子的语言无望,心里愤恨,大声骂起来:“你们搞 莫比啊,格老子松开,我 X你们 姆妈。。。。。。幺收归,凶介介,如大细目,歹狗远哉。。。。。。”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加入我们

本版积分规则

bottom

小黑屋|手机版|Archiver|大发精英论坛  

GMT+8, 2020-2-25 05:42 PM , Processed in 0.175763 second(s), 28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